• 資訊
  • News
  • 行業資訊
  • IndustryNews
  • “邪惡、世界末日”是AI機器人引發的結果還是我們強加的標簽?

    行業資訊 | 時間: 2020-06-01 | 百家號 w王萬物 | 編譯:wei1996|瀏覽量:269

      前段時間網上瘋傳的一個關于機器人進化史的視頻又一次勾起了人們對AI威脅論的關注,關于霍金的“警告”也又一次被拉了出來??墒顷P于AI威脅論我們究竟了解多少?
     
     
      其實首次提出“AI威脅論”的并不是霍金,而是創建了SpaceX的馬斯克,2014年的馬斯克在麻省理工學院的一次公開訪談中發表了對人工智能的看法:“我認為我們應當格外警惕人工智能。如果讓我說人類當下面臨最大的威脅是什么,我覺得是人工智能無疑。”
     
      從此之后,AI威脅論如一場颶風一般影響了一大批科技愛好者,不少人紛紛開始害怕日漸成熟的AI,又加之自機器人誕生那一刻起就一直被各種影視劇貼上“邪惡”、“世界末日”等各種負面標簽,一瞬間,AI仿佛成為了噩夢一般的存在。
     
      隨后更是發生了多起“AI案”:機器人Steve投河自盡、機器人索菲亞揚言要毀滅人類、澳洲掃地機器人自焚、俄羅斯機器人逃跑、機器人Bob和Alice在無人干擾的情況下進行對話、Alexa半夜發出詭異笑聲等,更是激發了人們對AI的恐懼。
     
      
           著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也在接受英國《獨立報》采訪時說出:“人工智能很快會成為一種新的生命形態,甚至某一天會超越人類。”隨后的《連線》和“未來智能中心”開幕儀式訪談中,霍金也多次表示“AI或許將毀滅或顛覆社會。”
           AI威脅論成為著名科學家的理論依據時,我們對AI的態度又應該如何抉擇呢?今天我將從AI是否會取代人類并且擁有人類的意識、AI威脅論的可信度和創建AI的意義談論AI本身的價值。
     
      01.當AI取締論成為熱談時我們的抉擇
     
      有個有意思的點,當我們在百度框中輸入機器人三個字,出現在搜索條前邊的必然是機器人會取代人類嗎?、機器人會擁有人的意識嗎?人們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緊張感呢?
     
     
      主要是因為近幾年,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機器人的研究已經漸趨成熟,不管是哪一國的科學家對于這項研究都非常有興趣,并且還走出了很遠的道路,例如日本的機器人已經開始能夠模仿人類的面部表情,而美國的機器人甚至還推出了機器人女友,這就給我們一種感覺,機器人似乎和人類走的越來越近。
     
      從我們國內市場來看,隨著中國人口紅利消失,機器人甚至在無形之間就替代了人類在制造業中工人的地位,甚至可能還將在軍事、服務、娛樂等領域取代人類,“鋼鐵俠”已不僅僅存在于美國科幻電影中,而是真正走入了我們的生活。
     
      隨之而來的就是所謂的“機器換人”,機器人科技公司在推動其產品和技術應用的同時也衍生出機器人餐館、無人商店、機器人送快遞等新的商業模式。AI與機器人的結合,進一步提升了產品的能力,代替人類工作的范圍也得到了擴展。機器人的快速發展,引發了觀眾的普遍擔心。
     
      甚至前一段時間有報道稱機器人將來可能會取代我們,引發的結果就是人類大規模失業,甚至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機器人也會制造機器人,人類生產力在經濟中的價值將歸于零,當生產均由機器人完成時,人類就變成了無價值的消費者,只是一張張等吃的“嘴”。
     
      綜上來看,AI取締論的擔憂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要知道,機器人再怎么發展也是工具,而使用、制作工具,正是人類之所以進化成人類的根本原因之一。紐約時報前段時間出了一個專欄,它是這么說的:“別逗了,把手伸進口袋,摸出一枚硬幣這樣簡單的任務對現在最先進的機器人來說都無比艱難。”這篇報道著實讓很多擔憂的人為此長吁一口氣。
     

     
      其實,從專業的角度來看,那些取締論著實有點過于浮夸,首先我們從人的價值來看,我們人的最終價值是經濟利用,而非生產如此簡單,而AI的初衷就是用來取代人工勞動,簡稱勞動力,所以說,機器取代人類的那些流水線上的工作是必然的,因為這是一個時代進步的開始。
     
      再次,我們從人腦的構造來看,其實人腦的存儲容量是無法完全確定的,《大腦與思維》里曾對人腦記憶能力進行過估測,他把一個字母比作一個字節,人腦存下的字節可高達1008462個,這已經相當于一個天文數字了,除此之外,我們人腦還可以將這些字節自由組合,隨時搭配,形成人類更復雜的思維意識。
     
      凱文·凱利在《失控》里說過這樣一句話:“一架波音飛機和一根黃瓜究竟誰更復雜?”其實人體的構造實際上非常復雜,根本難以通過機器進行創造。因此,這個問題應該是黃瓜比飛機還復雜,因為黃瓜的細胞結構里面的運轉很難,人類目前還沒有能力去創造一條生命。所以,到目前為止,生命還是來源于生命本身,而不是創造的,機器人到目前為止仍然不能取代人類。
     
      德國人工智能研究中心首席執行官沃爾夫岡博士也表示:“即使是在工業4.0時代,我們的工廠里也不會空無一人”。因為將有越來越多的崗位要求能對互聯網的機器進行編程和維護,并且在機器發生故障時,能夠馬上維修使之恢復正常。除了編程還要能解讀復雜數據,與管理人員組成團隊,協同工作。
     
      因為未來員工的職責將從簡單的執行層面轉為更加復雜而重要的控制、操作和規劃等多個層面。傳統的藍領勞作不再重要,再加工、維護和系統維修等工作會變得更為重要。
     
      此外,“未來員工”還將使用和處理許多全新的用戶界面?,F在人們通常用紅、綠、黃三色指示燈顯示機器的工作狀態,而未來,無處不在的傳感器將在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的顯示器上迅速而詳盡地展示出畫面信息,或在智能眼鏡的鏡片上顯示出信息。每個人都將參與到解決問題的流程中,整個流程成了一個有機整體:人和人、人和機器、機器和機器,彼此協調,誰也離不開誰,因此,“未來員工”必須能全部通曉這些知識!
     
      這場由“機器人崛起”帶來的工業大變革所帶來更多的挑戰是對“人”的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雇傭高素質員工將成為未來公司實現成功和盈利的單一決定因素!
     
      所以,只要人類不停止自己前進的腳步,把創新和發明當成一種信仰,只那么世界的決策權就依然在我們手里!如果說“機器人”的使命是取代人類,那么人類的使命就是取代上帝。
     
      所以AI取締論并不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雖然“機器人”不會徹底取代我們,但是“機器人”的出現不得不讓我們對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你不能掌握更加先進的知識,今后不要說創業,你連打工的機會都沒有!”
     
      02.AI威脅論嶄露頭角時,我們的信任值還剩多少
     
      AI威脅論的首次提出者馬斯克被朋友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認為其是個危言聳聽者,其實馬斯克對人工智能的恐懼本質上講很好理解的,試想一下,如果我們創造出比人類更聰明的機器,他們可能會轉而反對我們。
     
      科幻片《終結者》、《黑客帝國》和《2001太空漫游》無一不在大談人工智能是如何控制人類的。這就讓我們不得不對AI產生恐懼感,我們也不得不去想一下我們將AI釋放給世界之前,勢必要好好考慮一下正在創造的東西所帶來的意想不到的后果。
     
      而與此同時,未來人類研究所的人工智能治理項目主任艾倫·達福卻表示,“我們現在談論人工智能的風險,并非迷失在科幻小說里。”該研究所是牛津大學的一個研究中心,研究的是先進技術的風險和機遇。
     
      關于AI威脅論一時之間成為思想家們的辯論賽,其實在我們高談闊論AI威脅論的利弊之前,我們應該先了解AI的運行機制。
     
      眾所周知,AI說白了就是神經機制的仿制,屬于一種神經網絡構建,它分為三大部分,首層是神經網絡的構建,它是建立人工智能的計算機結構;機器學習是下一層,它是可以在神經網絡上運行的一個程序,可訓練計算機在數據當中尋找特定的答案;深度學習處在頂層,這是一種在最近10年里才流行起來的特性類型的機器學習,而它的流行主要得益于廉價處理性能和互聯網數據。
     
      簡單來說,它是一種建造計算機的方式,使其看上去像是一個卡通化的大腦,當中由神經一樣的節點連結成網絡。這些節點本身都很笨,只能回答最基本的問題??梢坏┙M合在一起,它們就可以解決復雜問題。
     
      更為重要的是,有了正確的算法之后,它們還能擁有學習能力。紐約大學計算機科學教授ErnestDavis這樣介紹道,假如你想讓計算機學習如何過馬路,在傳統編程方式下,你需要給他一套非常具體的規則,告訴它如何左右看,等待車輛,使用斑馬線等等,然后讓它嘗試。而在面對機器學習時,你只需向它展示10000部安全橫穿馬路的視頻(以及10000部過馬路被車撞的視頻)就行了。
     

     
      在如今的計算機領域,深度學習才是主要發展機制。它屬于機器學習的一種類型,會利用神經網絡中的諸多層面以不同的抽象化方法對數據進行分析。當深度學習系統面對著一幅畫時,神經網絡的每一層會對其進行不同程度的放大。底層可能會關注5x5像素網格,然后判斷是否有東西在當中出現。如果有的話,它上面的那一層就會開始查看該網格是如何適配到更大的圖案中的。這個過程會逐漸累計起來,讓軟件利用逐步分解的方式去理解哪怕是最復雜的數據。
     
      簡易來說就是思維的構建過程,就目前AI的發展來看,人類已經擁有了成千上萬的AI系統??缮婕暗揭话愕哪X力活動時,還沒有一個AI系統能夠比得上老鼠,更別說超過人類了。 艾倫研究所的負責人Etzioni也表示,今天的人工智能系統依然非常有限,花太多時間去擔心它的安全性,完全沒有意義。
     
      硅谷有句諺語很適合我們現在對AI的態度:我們會高估三年內的成果,但低估10年后的成績。畢竟對于AI這樣復雜的領域來說,哲學與科學的反復博弈,勢必是一個長期且必經的過程,未來還將持續進行下去。
     

     
      所以AI威脅論到底正確與否也不是我們評判的標準,畢竟即使是各學科的頂級精英都很難達成一致。要讓大眾理解AI到底能做什么、在做什么、將做什么,也是一件任重道遠的事。大多數哲學家、社會科學家和評論家都會“AI威脅論”買單,更何況廣大普通群眾。
     
      值得一提的是,與其爭論“機器”會不會統治人類,還不如擔心一小部分人利用技術工具進行不合理的操作。比如前不久美國五角大樓試圖向科學界尋求幫助,試圖研制新型自主武器。這一舉動就遭到了4000多名谷歌員工的聯名抗議,甚至不少員工宣布不會繼續為谷歌工作。 隨后,谷歌也在輿論壓力下放棄了五角大樓價值900萬美元的合同。
     
      對于AI來說,有人渴望它帶來的技術力量,也有恐懼它的人,正是這種不可預見性,引起了人們對包括超級智能在內的人工智能的嚴重擔憂。
     
      或許,今天即便在眾多學者的努力和言傳之下,我們依然無法預知并得到一個關于AI的終極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隨著AI自我監督和黑箱性的破解,它的安全指數正在快速提升。某種程度上,眾多“AI威脅論”者持之以恒的批評和質疑起到了“精神安全鎖”的作用。
     
      不久之前,Deepmind在博客中透露,準備研發一種“AI保險機制”,一旦發現AI的惡意傾向,就主動終止AI的活動。
     
      當提出問題和解決方案不斷以交替往復、互相影響的狀態向前奔跑時,也就給AI的潛在危險貼上了一個又一個“絕緣膠布”。
     
      用赫拉利的前輩蘇格拉底的一句話來說就是:“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對于AI威脅論這一預想,我們要做的就是穩步前行,畢竟智能的完全架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03.創建AI的本來意義
     
      你還記得首個智能保姆機器人是誰創建的嗎?他創建的意義又是什么?
     
      1861年,數學家雷金納德·達西創建了自動機器保姆,他最初創建這個機器人只是為了替學校教師和女家庭教師節省人力,而效果也在意料之中。因為人類總是會帶有個人情緒和想法,總是不忍心逼迫孩子做他們不愿意做的事,而AI不帶有感情,所以孩子的成績確實肉眼可見的進步,從這之后,AI走進了千家萬戶。
     
      除此之外,AI運用最多的是在醫學中的應用,國外最早將人工智能應用于醫療診斷的是MYCIN專家系統。1982年,美國Pittsburgh大學Miller發表了著名的作為內科醫生咨詢的Internist 2I內科計算機輔助診斷系統的研究成果,1977年改進為Internist 2Ⅱ,經過改進后成為現在的CAU-CEUS,1991年美國哈佛醫學院Barnett等開發的DEX-PLAIN,包含有2200種疾病和8000種癥狀。
     
      而我國研制基于人工智能的專家系統始于上世紀70年代末,但是發展很快。早期的有北京中醫學院研制成“關幼波肝炎醫療專家系統”,它是模擬著名老中醫關幼波大夫對肝病診治的程序。上世紀80年代初,福建中醫學院與福建計算機中心研制的林如高骨傷計算機診療系統。其他如廈門大學、重慶大學、河南醫科大學、長春大學等高等院校和其他研究機構開發了基于人工智能的醫學計算機專家系統,并成功應用于臨床。
     
      當然,AI的運用不止這些,比如與礦業有關的第一個人工智能專家系統是1978年美國斯坦福國際研究所的礦藏勘探和評價專家系統PROSPECTOR,用于勘探評價、區域資源估值和鉆井井位選擇等?,F如今,AI已經運用到了各行各業,隨之而來的是人類科技力量的急速發展。
     
      由此可見,AI 智能現在的發展給我們帶來的更多的是便利,現在很多人工智能的設備出現在我們身邊,別的不說,單單是智能手機就能夠給我們帶來很多的便利,可謂是機不離手。所以,有人開始擔憂人工智能持續發展早晚有一天會取代我們人類,讓我們成為人工智能的奴役。
     
     
      其實人類對于人工智能的種種擔憂說白了可以歸為人類對于其他未知形態的生命的害怕。
     
      人類習慣了萬靈之長的地位,所以害怕有超越自身的高級生命。我們研究人工智能這樣一種可能成為更高形態生命的未知之物,不僅可以讓人類自己對自身有一個明確的定位。而且,當人類不再抱持著是唯一的最高形態的智慧存在這樣的理念時,人類可以更加坦然地面對人工智能的發展,對于世界萬物,我們可以有更加深刻的理解與認知,對于人類自己,我們甚至可以從容的面對死亡,面對未來。所以我們發展人工智能還是極其有意義的。
     
      從理性層面上講,機器人能學習人類的絕大部分能力,但感性層面,如倫理價值觀等,機器人幾乎沒有,他們的世界只有“是或不是”,“有或沒有”,“對或不對”,并沒有非理性上的認知。因此,機器人的學習也僅是按照編譯程序的規定來運作,一旦超過界定范圍,便“處于故障狀態”,也就不能幫人類完成工作。
     
      總的來說,人工智能的研究能夠幫助我們找準人類自身的定位,甚至能夠幫助我們消除對未知的恐懼,人們對人工智能的持續高漲會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

    聲明: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

    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立即與中國機器人網(www.0961090.live)聯系,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21-39553798-8007

    相關閱讀:

    熱門資訊

    • 【報名開啟】第六屆恰佩克獎頒獎典禮將...
    • 初評入圍名單揭曉,超170家企業入圍第六...
    • 后疫情時代,汽車行業需求將回暖,機器...
    • 工業機器人同質化嚴重,高喊創新卻困于...
    • 碧桂園試水機器人餐廳,是大獲全勝還是...
    • 波士頓動力的“狗”,哈佛大學的“蟑螂...
    • 【盛會】機器人“半壁江山”齊聚蕪湖 共...
    • 不解決這些問題,我國機器人市場春天永...
    • 工業上機器換人帶來的失業問題如何看待...
    • 政策助推下,國際科技巨頭紛紛下注中國...
    ?